南充农民花百万办樱桃节 只想妻子回来看看

时间:2018-04-12  来源:未知  作者:南充日报

鸡公梁,南充的蓬安县和高坪区交界处一座小山,山那边是蓬安利溪镇,山这边是擦耳镇。山上种满樱桃树,一条土路坑调洼洼,通向远方。吕家沟村就在山这边,偏僻闭塞。

没有人脉,没有信息;更有没资金和帮手,村里50岁的乡村创业者卿恩鹏要办“樱桃节”。他的故事没有《红山果》那样甜蜜,更多的是愚公移山式的感动。

眼看樱桃又成熟了,他独自一人本周末开办“樱桃节”,希望迎回外出打工的妻子,回应将信将疑的村民,做大做强村里的樱桃产业。

图片

紧急求援:要来的游客太多了!

“槐柳成阴雨吸尘,樱桃乳酪并尝新”。回想去年今时,搽耳吕家沟村漫山樱桃得不到采摘,芳华短暂的果实很快化作泣血红泪,纷纷从枝头坠落,腐烂成泥,一个乡村汉子满目悲怆,独坐山头,失声痛哭……

上万斤樱桃,一个人,一双手,怎么可能在短短几天完成这宏大的采摘工程,怎么可能将这一碰就伤的娇贵水果运向市场?山村偏远,封闭,又能有多少人知道这深处的风景,又有多少人愿意辗转而来,帮他碾碎滞销的噩梦,拯救一片土地的繁荣?

上面两段文字是一个村民给擦耳镇镇政府的请示报告,报告揭开一个悲怆的故事。卿恩鹏说,由于要来的游客太多,怕一个人接待不了,请求当地镇上给予人手和资金上的支持。

“樱桃节”定在本周末,请示报告今天才交到镇上。

估计这个周末,会有七八百人来到吕家沟,这么多人一下涌来,交通、吃饭和接待是个大问题,卿恩鹏说他实在没法一个人干了,只得向镇上求救。

图片

开荒种树:家乡的荒山成果园

8年前,卿恩鹏看到老家大片土地荒芜,大部分青壮年都外出打工,留下大片大片的良田沃土无人耕种,变成荒山和坟场,他就一点点的投入,一寸寸的承租开垦,夜以继日的守护在自己开垦的鱼塘旁,栽种的樱桃树旁。两年前,因为营养不足,卿恩鹏两次大输血,住了一个月医院,花了3万多元。“哥哥工作了,可以帮助我。我以后长大了挣钱给谁花?”那时还在小学的女儿这样劝他放弃。80岁老父亲和土地打了一辈子交道,也埋怨他越整越穷。出院后又扎进果园里。自己筹钱,修了5公里盘山村道。

硬是用一米六的身高,一百来斤的小身板把荒山变成了果园,把蒿草变成了鱼塘。南充白塔中学语文老师蒋晓英慕名而来,不禁感叹卿恩鹏执著换来的巨变:土地终于如他所愿肥沃了,山村也变美了。春有樱花绽放,遍山雪浪;夏有橙花浓香,馥郁芳芳;秋有橙果累累,金色辉煌;冬有鱼塘粼粼,垂钓霞光。

8年巨变,不只是诗和远方,更是现实和无奈。卿恩鹏在这片土地上耗尽了多年的积攒不说,还把儿子退伍的安家费和娶媳妇的钱也投进去了,前后投入了上百万。家里没有一件像样的家俱和电器,只有那辆跟随他有多年,风里来雨里去,坏了又修,修了又坏的火三轮。妻子秦秀清多次劝说无效,一个人外出打工了,儿子远在西藏工作,女儿才上初中,这块土地上留下他一个人孤独的劳作。

图片

腐烂成泥:樱桃化作泣血红泪

吕家沟村,南充到蓬安从利溪出口下高速,再走5公里就到了。从擦耳镇政府前行4公里也到了。路不长,路况却不好。下高速后,越野车可以跑,小汽难行,因为有几百米烂路。4月8日,卿恩鹏请来大型挖掘机,用石子将烂路填平,小车可以通行。“我自己借了几万元,荒地上平整出6个停车场,可以免费停200个小车。”

吕家沟村有200多年种植樱桃的历史,可祖祖辈辈就是老样子、老品种,家家户户最多20来株,不成规模,没钱赚,村民就让樱桃树自生自灭。卿恩鹏不信邪,偏要成规模种植樱桃。交通咋办,市场在哪儿?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根本没想过这些现实的问题,只想不让土地撂荒。 路不通畅,再甜的樱桃也没人来采摘,这也是卿恩鹏血的教训。去年这时候,樱桃熟了,上万斤樱桃怎么采摘?过早衰老的卿恩鹏也只有一双手啊!短短两三天,红红的樱桃掉落了,“看到银子化成水”。初中都没毕业,至今还玩不来微信,卿恩鹏从没过用互联网推销樱桃。

图片

盼妻回家,50岁农民要办“樱桃节”

卿恩鹏的际遇引起了南充一些文人和自媒体的关注,他的悲怆创业故事慢慢传开。南充一传媒公司老总赵东旭免费为他策划一个“樱桃季”,“规模太小了,说节有点夸大,就说‘季’,到了吃樱桃的季节。”赵东旭多次来到卿恩鹏的樱桃园,“一个人劳作,天天在果园忙到凌晨,天不亮又起来。身形瘦弱,看到都想哭!”赵东旭在朋友中推广卿恩鹏的樱桃园,甚至自己掏钱请了许多人去樱桃园,听他的创业故事。

这么多人都来了,唯独妻子不见妻子秦秀清的影子!“很想她支持我,回来看看我一个人的樱桃节。”在南充城里打工的秦秀清电话中告诉记者,确实快一年都没回家了,“说不听他,一根筋。年年都在投钱,就是不见收成!”秦秀清告诉记者,城里工作很难找,她不会回去,让他(卿恩鹏)一个人去折腾。

计划100桌,估计要来好几百人。事无巨细,卿恩鹏执意要来“樱桃节”,他不太懂什么“樱桃季”。铺路、整理停车场,请厨师做坝坝席。“只有把游客吸引来,让客人自己采摘,逼出来的‘樱桃节’!”

只有3天就过“节”了!卿恩鹏的樱桃节会成功吗,“以节会妻”的想法能不能实现?荒山的樱桃梦能否梦圆!(记者 苏定伟)




上一篇:养鱼种莲晒樱花 南充这里打造农旅新名片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