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儿子一同“高考”

时间:2018-05-18  来源:未知  作者:南充日报
  川东北的五月, 生机盎然。白天,麦黄的诗意铺满山坡,稻绿的希望荡漾田野。夜间,栀子花的暗香,在宁静中特别浓郁。
  紧赶慢赶,夜间十点四十我终于到了学校。待那个卖烧烤的大姐快收摊的时候,儿子才从门口出来。一个书包,慵懒地斜依在他的肩头。上车,头靠在椅上,叫了声爸爸,便甩下一片沉默。
  栀子花的清香随即闯进来。我像似自言自语地说,真香!
  这纯属尬聊。不到二十天,儿子就面临着真正意义上的重大考验,这个时候谈学习实在有些大煞风景。人生路上,关键的没有几步,高考,无疑是最关键的一步。每个阶段有各自的门和槛,迈过了是门,迈不过是槛。高考,无疑是最重要的门槛。
  他们的教室,我去过,高考倒计时牌看得人无端惶恐。还有标语:不苦不累,高三无味;不拼不搏,等于白活……心灵鸡汤式的鼓动, 不知不觉间把如山的压力和世俗的诱惑砸向了孩子。
  我知道此时, 孩子需要片刻的放松。虽然我也很累,但成人的世界不敢轻易表白。 情绪比流行感冒传染得更快,我需要,把淡定和坚定交给儿子。
  “如果不香, 人们怎么会喜欢呢,况且它长得那么普通。”
  儿子不紧不慢地回应。
  转念,觉得儿子的话很有道理。是的,本就普通,没点特别的,栀子花怎么能在这个残酷的世间独树一帜?!
  感觉儿子突然间就长大了。仿佛还在昨天, 我还陪他在外地参加高中择校考试, 在墙上刻画他成长的记录, 拿着柏树条抽打他细嫩的屁股。怎么几年间就长到一米八,玉树临风一表人才了? 不再唯唯诺诺事事说随便了?
  “爸,听说你们要国检了?”
  这个家伙,居然知道他老爸天天在忙呢。
  “差不多6月初吧。”
  “那不也是‘高考’吗?”
  哈哈, 没想到儿子这样比喻。细细一想, 咱父子俩不正在同时参加“高考”吗?
  看看脱贫攻坚的目标,一超两不愁,多么像语数外呀。三保障,不正是文理综合吗?
  回首走过的路,我们围绕一个个“考点”精耕细作,抓铁留痕,踏石留印:大搞基础设施,发展增收产业,改善人居环境,保障饮水安全。确保任何一个孩子不辍学,确保任何一个家庭看得起病。5+2,白+黑,没日没夜,不轮不休, 不正是备战高考的状态吗?
  无论遇到多么大的困难和挑战,无论有多少阻力和压力,无论流过多少汗水和泪水,我们咬定青山,从不放弃。多么像莘莘学子为了美好的前途挑灯夜战,头悬梁锥刺股,从不放松啊。
  进入五月,曾觉得有一段时光过于煎熬了。不能陪伴儿子,心在宁静的夜晚牵挂得生疼。嘴上安慰自己说不在意,面对儿子成绩排名的不断下滑何尝不暗自神伤。鼓励同仁耐心细致包容,可面对人们太多对美好生活的高追求而暂时不能解决的问题,何尝不纠结惆怅。
  车里一时沉静。 城市灯火阑珊,标美大道赏心悦目。成排成排的栀子花树低调隐忍,却把香气高调无私的馈赠。
  后视镜里,儿子眯着眼睛,一脸平静。他是在吮吸五月的生机,还是在默默梳理高考要点?
  异曲同工的是, 面对国检的临近,我把精力也放在梳理上。再没鸿篇加大论,只有细枝和末节。脑海盘旋的是,那家电视信号恢复了吗?那家药费按规定报销了吗? 那家墙壁是否还有问题? 那家是否还有情绪需要疏导?
  梳理梳理再梳理, 做题做题再做题。我和儿子,不知不觉间迈入同一个频道。
  对儿子而言, 最后冲刺, 时间很短。对我而言,最后冲刺,时间也很短!
  但儿子的人生, 刚刚开始。 他的18岁和我的18岁不一样。
  而一样的, 只是我们对梦想永恒的追求,在困难中不会轻言放弃。
  过此之后, 世间也许再无如此传奇:与儿子同时参加“高考”,共同迎接人生旅途中的重大检验。
  也许,儿子高考的时候,恰巧我们正在迎接检验,他不能第一时间看到我等待中的关怀。那么,儿子,请带上一朵栀子花冷静应战,淡淡的花香, 那是父亲对你温情的期待!◎廖天元

 


上一篇:桑葚红时满地诗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