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精彩的江湖

时间:2018-05-15  来源:未知  作者:南充日报
  老天予人不薄的, 莫过于让你于不知不觉中,遇到了良师与益友。
  非常幸运,老天于我不薄,我就遇到了自己最要紧的良师益友。
  说到友人,宗甫,乃我一生益友。
  上中学时, 我认识了冯克佑。 由克佑介绍,我认识了宗甫,我们都在一所中学上学。克佑和宗甫,都是学霸。前者温文尔雅,笃实诚信,思绪缜密,君子风范;后者文理兼备,博学审慎,心无外物,气韵超群。那时候,时或一叙,二位益友,皆倾其所知。
  出身社会后,我们一直保持着联系,生活的波峰浪谷中,不失只言片语,互相关切水的深度,校正舟楫的去向。
  令人嗟叹的是,1971年, 宗甫颈椎以下麻木,关节疼痛,华西医大附院查出他患有颈椎椎管内脊膜瘤。术后,虽有好转,却落下了手术后遗症, 随时有复发可能, 身心饱受折磨。
  恢复高考第二年, 已经走上教学岗位的宗甫,只能报考师范类院校,以理科见长却报考文科, 考分却远超北师大录取线。 顾念家庭,他选择了离家最近的一所院校。毕业后,完全可以争取留校, 完全可以选择很好的工作单位,他却慨然回到一所地方中学执教。
  2002年,宗甫的身体又出现31年前的症状, 迫使他四处求医, 日日不离药物。2012年, 颈椎椎管内脊膜瘤复发, 颈高位占位病变,全身麻木、疼痛、乏力, 加之肺病制约,呼吸困难,已无法再次手术。
  数年以来,宗甫就一直在轮椅上、在取下呼吸机时, 与我们在电话中吃力而愉快地交谈着。
  大概是2016年深秋,一天中午,我从办公室出来,给他打电话,却无人接听,晚上打,也无人接听,第二天第三天天天如此。
  我接通了另一位朋友的电话, 才了解到他已处于病危之中。
  好在数日过去,宗甫打来电话,尚无大碍……
  去年2月中旬, 宗甫发来他将近30万字的纪实散文《风雨漫途》及其他诗文合编而成的《浮生琐记》,让我异常惊讶!
  仿佛过去的时光又回来了。 站在时光的中间,宗甫以诙谐的口吻,细致而鲜活地再现了他跌宕起伏异乎寻常的人生。
  文章以轻松诚挚的叙述,艺术地再现了作者在病魔缠身的环境中达观而热烈的心理姿态,安住当下、思索当下的生存姿态。近30万字的叙述,却无一处写到煎熬,写到难受难忍,即使年年月月朝日不离药物,也听不见半句哀苦、哀怨之声,即使一只脚已踏进了鬼门关,也心无挂碍,也书生意气,也直而言之。
  文章以清醒的理性精神、 感性的心灵和干净而有序的语言, 对生存环境刻骨铭心的描述,含蓄而幽默地对命运痛点的揭示,对命与运的承认与抗拒,正是文章的力量所在、燃点所在、希望所在。文章的力量之所以稳稳当当地存在,之所以推之不倒、移之不去,关键在于隐藏于作品中极其重要的底气: 不可否认的才气,自然养成的浩气。前者,作品本身足以显示作者的学养与才略;后者,则集中体现在向上向善上。 作品为我们呈现出的五彩斑斓的社会与人生和那些最为亲近的事物本相以及对人生人性的理性思考, 处处可见一颗向真向善之心, 通篇无不洋溢向上向善光明的心境以及高尚的古典美感。
  正是因为作者的善心所在、良知所在、学识所在,作者才能在一个个躁动的夜晚、一个个嘈杂的早晨、在灯红酒绿的对面,心平气和地检视往时与今时一件挨一件值得一圈一点的物相,才能恰到好处地拿捏一个又一个波翻浪涌的时日,清风徐来的时日,抑或狭窄、抑或平阔的人生之路。
  支持宗甫完成这部作品的重要力量,无疑是他有位极好的内助。一个没有故事的人,很难写好一个故事。宗甫与芝芬,可谓才子佳人,二人互为知己,相携相伴,情深义厚。从他的叙述与诗作中可以读出,数十年以来,他阵脚始终未乱, 身前身后无时无刻不充盈着芝芬的芬芳, 无时无刻不闪耀着她善良柔和的光焰。
  老天爷就是这样, 往往给人关上一扇门,也往往又给人打开一扇门。 那种双门常开的事,大概就是大福分了。
  昨夜,有几点雨,早晨,阳光又绚丽于窗前,克佑电话相约,去绵阳看看宗甫,他说,最好是这个月月底前。 他是细致地读过这本书的,他说,宗甫是应该有大作为的人!
  雨水和花粉,从昨天进入了昨天;
  黄莺和蝴蝶,从梦中飞进了梦中……◎罗杉

 


上一篇:每一朵小花都能见证春天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