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庄稼地

时间:2018-05-08  来源:未知  作者:南充日报
  楼顶空着也是空着,母亲说,不如我们去收拾下, 腾出一块来种点花种点菜。 母亲的提议得到了妻子的附和,也就是说,我同意与否, 楼顶利用已是铁板钉钉儿的事了。
  说干就干, 热情的邻居很快就帮我们找来了工匠, 一个长期做楼顶花园的老师傅。他看了看,说了一些自己的想法和需要注意的地方。妻子一一记录下来,然后凭着自己的想象画出了简单的图纸,要师傅照着做。那是什么图纸啊?师傅看了,笑笑,与邻居低声说了什么。末了,邻居说,就照图纸做,你可以适当修改,反正做好为原则。
  一周之后, 楼顶花园初具规模, 原来光秃秃一片的楼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显出了更多的生气。母亲很是高兴,忙前忙后地说着哪里种花,哪里种菜。我们都答应,行,这就是您的工作岗位了,可要好好干,我们等着吃有机蔬菜,赏四季花开喔。
  母亲开始打理楼上的杂物。我们帮着, 将一些不需要的东西搬走。 接着, 请电工师傅装上了灯,接上了水,一切就绪。末了,妻一核算,花费万余元。这万元要买多少菜啊。我瞪大眼睛问。
  种菜,母亲是一把好手,早年在老家时,就和父亲一道,在自家的园子里,在自留地的边边角角,种下了大量的菜,冬瓜、南瓜、西红柿、茄子、四季豆等等。一到春天,枝繁叶茂,遍地碧绿,生机勃勃;一到收获的季节,那是硕果累累,放眼望去,让人心旷神怡。
  卖菜曾是我们家重要的副业收入, 也是我们家五个孩子得以顺利完成学业的经济基础。 想当年,当一筐筐新鲜的蔬菜上市了,当一沓沓钞票回家了, 那是我们家一个重要的欢娱时光。 大伙争着去数钱,一遍一遍,你数我数,自是一番情趣。父亲在一旁,笑眯眯地看着我们, 享受劳动带给一家子的幸福。
  种子落地了, 母亲精心地照料着,该遮阳的时候遮阳、该浇水的时候浇水,该避雨的时候避雨,可谓无微不至, 就像侍奉一个幼小的孩子。我不以为然,实话讲,我之所以同意并积极行动, 就是满足母亲的心愿, 满足于她那根植于内心深处的种菜情节。
  种子发芽了。 母亲在旁边转悠, 她仿佛看见了嫩绿的叶片在风中舞蹈, 新鲜的花蕊在阳光中绽放,累累的果实挂满了枝头。在后来,所有种子叶片全部舒展了,就像孩子张开的手臂, 轻盈,稚嫩,充满无限生机,楼顶也开始渐渐地绿了。
  风调雨顺, 不到一个月时间,楼顶全被菜的叶子、 藤蔓覆盖了,完完全全成为了一个绿色的世界。母亲搭起了菜架,将菜的藤蔓放在上面,以方便菜的生长。我们躲在母亲搭起的架子下, 舒适地坐着,感受“大树下面好乘凉”的惬意。
  花开了,蜜蜂来了,嗡嗡地飞舞着,在我们的身边环绕;丝瓜、黄瓜、四季豆悬挂在藤蔓上,随风轻轻摇摆, 就像孩子在荡着秋千;阳光穿过密密匝匝的叶片,疏疏落落地洒在地面上,灵动而光辉。此情此景,那是一种怎样的享受啊?
  菜一天天地长大, 母亲似乎更加忙碌, 从早到晚, 只要闲下来,就在花园里穿梭,浇水、逮虫、除草、施肥、松土、剔除多余的叶子,成为了她每天的必修课。我曾主动帮母亲去松土,一铲下去,菜根断了。母亲很惋惜,再也不让我干了。那就浇水吧,母亲同意。我用水管直接冲,花园浑水四溢。母亲又不干了, 说那样浪费且不起任何作用。浇水的活儿又丢了。种菜也是技术活儿啊。 我说。 那是喔, 要不以前国家还有个专业蔬菜社呢,没有技术的人进不去。
  收获的季节到了, 花园里到处都挂满了丝瓜、黄瓜、四季豆,地面上长满了青菜, 莴苣、 韭菜等,煞是惹人喜爱。周边的邻居们都跑来看,直夸母亲的菜种得好。母亲高兴极了。邻居走之际,母亲随手摘下几个黄瓜送给她们,说尝尝这些没有半点药的瓜看看。邻居称谢而去。
  菜地给母亲带来了很大的变化。以前没有菜地,母亲做完家务之后,就靠电视打发日子,偶尔也到小区走走,但久而久之,这种生活方式就成为了她的心病,身体也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到医院去检查,一切又是正常的。有了菜地之后,母亲心有所挂,每天专注于她的“事业”,惊奇的是,不久之后,她的这问题那问题就消失了,身体一天比一天好。我们看在眼里喜在心头。
  今年假期,她和侄女外出远游,千里迢迢,舟车劳顿,竟然没有喊一声累。母亲外出旅游后,我接管了菜地。我心中只有这样一个念想,母亲回来的时候,这里的菜依然鲜活,我们的花园依然生动。 功夫不负有人心。在我精心管护下,我们的菜地经受了烈日的考验, 除极少数菜叶干枯之外,绝大部分保持了蓬勃生机。
  一周之后,母亲回到家里,放下行囊,简单寒暄几句,就直奔楼顶。我说,任务基本完成,保持了整体良好。母亲很满意,说我出息了。我暗自高兴之际。猛然听到母亲说,这多可惜啊?可惜什么?你看看,这儿的丝瓜挂了多少根?都老了。母亲说。我抬头一看, 七八根丝瓜齐刷刷挂成一排,已有我手臂粗了。唉,我只顾浇水了, 就没有想到付出还有回报啊。
  母亲笑,我也笑。那七八根大丝瓜啊。◎罗伟

 


上一篇:电量恐惧症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