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前世今生 五里店竟是南充城源头

时间:2018-05-03  来源:未知  作者:南充日报
●本报记者 刘洋
  延安路快进入石油南路处,右侧有一条小街,街边有几栋红砖楼房,上面挂着写有“五里店街”的门牌。再往里走,会看到6栋高楼,名叫“五里新城”。
  “这里是五里店。”几位老住户在楼下聊天,快满80岁的任德全说,他从没听说过这里曾有一座古城池。
  顺庆区地志办原总编潘大德说,位于五里店的这座古城池,为古安汉县衙所在地,是如今建成区面积达到126平方公里南充城的最初由来———南充城有2200多年历史,就是从安汉县设置时发源的。

距江两百步 大城初始地
  80年前的南充变压器厂周边一带(五里店后街口外的嘉陵江边),是零散的民房。任德全就出生在这里。
  从位于胜利路的“电厂”处出发,有一条窄窄的石板路,这条石板路经过任德全的家门外通往“双女石”渡口,随着船夫的几声吆喝,渡船向东,横渡宽阔的嘉陵江。对岸也有一条石板路,再约么走上1小时,就到了龙门场。
  童年的任德全经常到附近的五里店玩耍。“搭着几个棚,有打饼子的、挂面条的,还有卖酒卖凉粉的。”任德全还记得这些铺面老板的名字。他说,铺子周边是农田以及一些民房。
  “在唐宋时代,这里可是相当繁华。”顺庆区地志办原总编潘大德说,在唐宋时期,这里是果州和南充县治所(政府驻地),当年,嘉陵江水道是交通干线,陆路嘉陵驿道也是西南地区通往长安等地的主要通道之一,处于水陆交通枢纽地理位置上,市井之盛、汇聚八方商品之丰、交通商业之发达自不言说。
  在相当长的时期内,安汉县一度出现繁荣景象。唐武德四年(公元621年),南充更名设置果州,南充与阆中(时为阆州)成为巴蜀经济、文化、教育最发达的地区。这一时期最发达的产业当数纺织和制盐。当时,果州产丝布是朝廷指定的贡品,也是达官专用的衣料。安史之乱后,果州的蚕丝和麻纺织品业迅速发展,所产的土绢很快成为全国最精美的纺织物。在以水路交通为主的唐代,果州产重绢、巴绫等,均通过水路与嘉陵驿道北出陇右、关中,直接运入西安,再南下进入湖北至江南各地。由于果州和阆州的丝纺品常常一同运出,大多唐人将果州、阆州看作一个地区,时常将两地连起来称呼。
  现年78岁的潘大德出生于高坪东观镇,1991年调入现顺庆区地志办工作,直到2000年退休。工作中,他接触到大量的史料,对南充特别是顺庆的历史十分了解,是《顺庆掌故》的两位撰稿人之一。
  公元前204年,刘邦被困荥阳城,纪信假扮刘邦出城投降,被识破后遭项羽烧死,而刘邦借机脱逃。建汉后,刘邦为了纪念纪信,彰显其安汉之功,就在纪信故乡阆中县南境设置安汉县。“汉高祖六年,即公元前201年,在嘉陵江岸边修建安汉县城,这是顺庆城区的最初由来。”潘大德说,《新修南充县志》(1929年版)编纂者之一、四川大学教授任乃强生前考证:古安汉县城距嘉陵江只有二百步远,距果山(西山)有八里路。任乃强当年发现,在五里店一带、方圆一公里的旱土中夹杂瓦砾,平畴外有浅沟围绕,水田的土埂子不时有汉砖挖出;废墟中有泥土筑成的城墙,城墙外有壕沟。“从汉砖瓦砾、浅沟深壕中可以窥见古城遗址轮廓。”潘大德说,任乃强断定这里就是古安汉县城遗址。

五里店得名 缘于古时交通
  由于处于旧城改造阶段,五里店街部分路段未硬化,一些建筑拆除后未新建,4月23日的大雨让路面上沾着稀泥。
  在任德全位于一楼的家里,几个邻居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无关紧要的事。虽然土生土长,记得五里店以前的旧模样,但是任德全等人却从未听说身处之地在一两千年前是安汉古城。
  “这个地方,除了大家的记忆,就只剩下‘五里店街’‘五里店后街’‘五里新城’来告诉大家,这里曾是五里店。”任德全说,小时候,家中老人会讲关于五里店的故事,如今很多人已不知五里店为什么叫五里店,部分年轻人还从未听说过五里店,放在历史长河中,人们不记得安汉古城也是正常的。
  “五里店的得名,与古时交通相关。”潘大德介绍,古时官府为方便人们行路,规定大路上每五里设一店、十里设一铺。从南充城大北门(现模范街与大北街相交处)出城,第一个五里就在五里店这个地方,五里店因此得名。大凡店所在地,都有人于此开设住宿、餐馆类小店,以方便过往人们吃住。
  既然五里店一带是南充城的“最初由来”,为何成为了南充城五里开外的“店”呢?
  原来,南充城虽然与安汉县城一脉相承,但是因为受到战乱等影响,城址曾两度南移。潘大德说,安汉县一直沿袭到隋朝,隋文帝开皇18年(公元598年),下诏将安汉、巴西两县合并为南充县,安汉县城成了南充县城。唐朝时,新设果州,下辖南充县等五县,州县治所均在南充城内。宋时升果州为顺庆府,府衙均设在南充城里。
  “南充城在唐朝时,有过一次迁移。”潘大德说,根据清朝时地方志书记载,南充城迁到北津渡附近(现果城路口到上中坝嘉陵江大桥顺庆桥头以北一带),且依旧沿江而建。
  什么时候因何原因迁城呢?潘大德在查阅明代地方志时发现,唐朝时南充城外曾立有一座“移县碑”,遗憾的是这一记载语焉不详。“我同时发现,唐朝中期,南充曾发生重大变故,境内发生过声势浩大的农民起义,起义军占领了城外一座山,威胁到南充城。”潘大德说,后来官府招安了这批起义军,但一名军官为了冒功,半途袭杀了起义军队伍,首领士兵死伤无数,造成血案。立移县碑的时间与农民起义时间相近,因此推断这次战乱导致城池受损,成为了移城的重要原因。
  由于连年征战,城池破坏严重,在朱元璋在位的明洪武初年,南充城再次整体南移,迁到莲池坝,现模范街以南地带。府衙、县衙全部设在现府街一带。很多老住户称府街为“二府街”,就是因为这条街上有两个官府。“南移的原因可能在于战后重建的开销大于择址新建,且南部地方地势更为平坦。”潘大德说。

交通促繁荣 聚首时空里
  新的城池由新的城墙包围守护,大北街与模范街相交处就是城池的大北门。走出大北门,就离开了南充城,一路向北,转而东行,经蓬安过梁平去往万县(现重庆市万州区)、奉节(现重庆市奉节县)方向。而2.5公里处,就来到了这座城市的源头———安汉古城所在的五里店。
  巧合带来了超越时空的聚首。
  那个时候,古城的痕迹应该比任乃强发现时更为明显,但可能随着脚步的远去而渐渐地被遗忘在历史的长河中。
  地理环境会影响、改变历史。嘉陵江千里奔流,在南充城冲积成了一块小平原,这极有可能是安汉县城设置在这里的原因之一。
  今天,从五里店外的江边,一路南行,会发现江岸与城市的落差越来越小,亲水越来越便利,从江边搬运物资上岸,或搬运物资到江边也更容易。
  潘大德介绍,嘉陵江水道一直是交通要道,南充一度成为周边30多个县的物资集散中心。上游广元等地的山货、土特产要外运,主要选择走嘉陵江水道,但是上游落差较大、水流湍急,不适用大船运输,南充以下,江宽水深,不适用小船,于是南充便成了换载的中转站。
  回想百年千年前,只有人力畜力,人们肯定会选择与水更“亲近”的地方生活。
  干线的水路、陆路在南充相交,形成重要节点。长江下游的货物,利用长江运到三峡,但如果继续坐船到成都,一路拉上水,人会很累,于是就会选择从三峡的奉节县上岸,沿着官道走万县、梁平驮运到南充五里店,可能会稍作歇息,再启程穿过南充城,前往成都;而贵州、云南、重庆的货物,会经过南充沿嘉陵驿道北上,相应北方货物南下也会通过这条路。
  “如今的成达万高铁、兰渝铁路的走向,大致与两条古道相同,两者的通车将会巩固南充的交通枢纽地位,促进大城的长期繁荣。”潘大德说。

 


上一篇:送上门还是送进箱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