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醉樱桃林下春

时间:2018-04-13  来源:未知  作者:南充日报
  我一直认为, 樱桃是一切水果中颜值最高的。其晶莹的色泽、圆润的果形都是那样的完美精致, 充分体现了造物主对这一天生尤物的偏爱。
  童年时, 樱桃在南充这个地方还是稀有之物。 父母偶尔从街边提篮担筐的农户那里买点回来,我总是要小心翼翼的先欣赏,再一颗一颗放于舌尖, 那于甘甜中带有微酸的滋味, 更让人回味悠长。
  现在, 南充各地都在大力发展果业,以让历史悠久的“果城”名副其实。在高坪区、嘉陵区等地都种植了大面积的樱桃, 既带动了农民增收, 还有助于开发乡村旅游。
  四月中旬, 是樱桃成熟的时节,和朋友相约驱车来到高坪区江陵镇一村庄。几年前,该村在扶贫的大背景下,利用荒山种植了三百多亩樱桃。前两年就挂果了,据说今年樱桃的成熟和产量都超过了往年。其实,我们川北丘陵地带,土质和气候以及海拔高度都是很适宜种植樱桃的,荒芜空置的向阳的山坡和沟边更适宜樱桃生长,还不占用良田。种植的大都是本地的优良品种“流星子”,味道纯正甘美,产量也较高,好食事者好摄影者对其情有独钟。
  爬上山坡举目四望,满山遍野的樱桃树枝叶浓绿,枝叶间点缀着一串串密密匝匝的晶莹剔透的樱桃小果。分批次或红或黄,红如玛瑙,业已成熟,秀色可餐;黄如凝脂,正在阳光的照射下,如暖玉。我们来的时候正是清晨,果子上还挂有露珠,娇羞可人,正如古诗所言:“一树樱桃带雨红。”
  当然, 樱桃的种植也是不容易的。常言道“樱桃好吃树难栽”就是这个道理。 管护的工作很艰辛也很繁复。樱桃性如其果,娇娇弱弱,必须要精心伺候。尤其是挂果以后,更要细心呵护。特别要防备雀鸟来偷食, 因为樱桃也是鸟类垂涎的美食, 常常成群结队啄之食之。在中国古代,樱桃最早是叫做“莺桃”的,有文献记载:“莺桃者,莺鸟所含食也。”后来,人们出于对贪食的雀鸟的憎恶, 遂改名为樱桃。因此,一天到晚,都有很多村民在山野间巡视, 既是指导游客采摘, 又在不停地吆喝着驱赶鸟类。
  樱桃是春天的水果族群中的先熟者, 因而很受人们尤其是女性的青睐。 前来采摘的人也以女性居多。这也难怪,樱桃历来是女性的比喻物, 比如成语 “樱桃小口”,比如白居易“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的诗句。有随行的男士就信口胡诌出一上联:“樱桃小口食樱桃”,要我们出下联,我们哪有闲工夫咬文嚼字, 品尝和采摘还来不及呢。
  在等待称秤付费的时候,出于职业习惯, 我访问了几位村民。谈及村子里的变化,村民们喜形于色,说党的政策好,产业扶贫的路子找得好。是啊,在政府倡导下,该村成立了乡村旅游合作社,几十户贫困户以产业扶持基金入股, 全部纳入合作社,同时将果农以樱桃树入股纳入合作社, 形成全新的产业发展模式,贫困户按股分红, 实现了持续增收,脱贫致富。为促销,还举办了一年一度的樱桃节,政府出资修了公路和停车场以及相关的配套措施,给樱桃的销售找到了出路。 如今,每天都有很多城里人驾车前来体验采摘的情趣,到处都可看见一张张幸福的笑脸,都可听见一阵阵欢乐的笑声。
  当然,更幸福更欢乐的还是当地的村民。他们沐浴着精准扶贫的阳光和雨露,享受着用辛劳换得的丰硕成果。一位大姐不声不响爬到山顶向阳处的一棵大树上,采摘了一把熟透了的、又大又红的樱桃塞在我手中,说, 尝尝吧,这是最甜的。我知道,她说的甜,不仅仅是果子,更是她眼下的生活。
  南宋词人蒋捷写过著名的词句:“流光容易把人抛, 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是啊,红与绿,是春天的主色调,芭蕉的绿是青翠欲滴的绿,而樱桃的红,则是红红火火的,是姹紫嫣红的红, 是前程似锦的红。
  那么,且让我们“同醉樱桃林下春”,即使流光于无形中把我们抛下,也乐意闲抛暗洒点光阴,来捕捉一点春天的气息,来目睹一下新农村翻天覆地的巨变!◎彭莉

 


上一篇:性情橙花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