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情橙花

时间:2018-04-13  来源:未知  作者:南充日报
  在这“人间四月芳菲尽”的日子里, 橙花总是努力抓住春天的尾巴,把缕缕清香洒向春风里。
  橙花是低调的,不争春,也不争宠, 只在繁花落尽的日子里默默绽放。 但橙花的确是春天不可缺少的花儿, 也是春末一道绚丽的风景。
  我是在柑橘林下长大的。在八九岁的时候, 家里分到了承包地。我们一有空闲,就忙着嫁接、移栽、管理家里的柑橘树,短短三五年时间,自家的田边土里、房前屋后都是成林的柑橘树, 柑橘成为我们家的经济支撑。靠着它,我们度过了那段很拮据的岁月。
  每年, 从橙花冒出米粒般大小那时起, 我们总是对它有着太多的牵挂。企盼风调雨顺,期待花蕾平稳成长。橙花盛开的日子,我们也体验到乡村独有的乐趣。捡拾那些坠落的橙花, 成为童年里有着无穷快乐的事情。 村子里到处都是广柑树,到处都有橙花。一些大的园子里, 地下总是雪白的一层。
  每天清晨,早早起床,就直奔村里的橙园, 捡拾那些干净的橙花,匆忙吃罢早饭欢喜上学去。下午放学回家,又钻进林子里,把飘落的橙花再带些回家。 这些捡回来的橙花,不用清洗,去掉花蒂,直接放入簸箕里晾晒至干, 就成了最经济、最生态的茶叶。家里来了客人或者天热下地回家时就泡上一壶,顿时清香扑鼻。这浓郁的芳香, 就一直伴随度过夏天直到秋天。
  有时,我们也会找来家里的瓷花瓶或者玻璃瓶,灌满井水,把几朵未绽放的花蕾养在瓶中。这瓶里的花慢慢舒展它的身姿,悄无声息释放它的清澈美丽,最后像一朵朵睡莲浮在水面上。
  很多年都再没有这种体验了,但每年橙花盛开的季节,橙花总让我倾慕和回味,也总会找机会到乡村的橙园去走一走。
  几日前,老家的朋友再一次邀约我回去赏花,并叮嘱我:“快点回来哟,要不然花期就过了。”
  我的老家石圭镇是柑橘的盛产地,家家都种柑橘。从山沟到山脚到山腰到山顶,漫山遍野都是柑橘树。
  车过大垭口, 公路就被两边的柑橘树掩映着, 那满村的橙花惹得我兴奋不已。这满径的花香,散发出特别的韵味,看不够、品不透。停下车来,钻入一片林子,那沁人心脾的橙花香味,夹杂着潮润泥土的味道,追着鼻孔、嗓眼,直钻心肺,顿时感觉香透肌骨、神清气爽。
  走过几片林子,有些累了,选择一地方随意坐下。 就这样静静地坐着,看橙花雪片似的慢悠悠飘落,也任凭那飘落的花瓣落在头上、身上,拍也懒得去拍掉。
  这花香是醉人的, 实在不想动身,就想这样懒洋洋地待着。但经不住友人的热情, 说一定要到玛瑙山山顶去看看。
  来到山顶,极目眺望,到处都是柑橘树,一湾连着一湾,一望无际。微风过后,花香阵阵袭来。此时,只闻花香不见其形。香味清幽,非浓非淡,飘飘忽忽。
  橙花迷人,橙香醉人。这是春天的一份爱恋, 是春天的一种韵味,也是春天赐予的礼物, 更是农人的希望。
  或许半个月, 抑或二十多天,伴随飘落的橙花,那一粒粒淡绿色的小疙瘩渐渐长大,最终完全取代这些白色的橙花。这时,橙花实现了圆满,也是完成了一种新生的延续。“一年好景君需记,最是橙黄橘绿时。”经历夏天的洗礼、秋天的积淀,到初冬时节,我们在品味果香的时候,就会不由自主地怀念那曾经的花香。
  橙花,在短暂的旅途上,不用刻意追求什么,朴素无华,始终如一。每当冬去春来, 绿油油的枝头上就冒出一朵朵洁白的花儿, 散发出淡淡的馨香, 直到硕果满枝。 花开花落,年复一年。
  从简朴开始,到绚丽灿烂,再到硕果累累,没有繁复的喧哗,只有淡泊和宁静。我在想,这就是橙花的秉性吧。◎周汉兵

 


上一篇:成交通知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