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个子曰

时间:2018-04-13  来源:未知  作者:南充日报
  南充人表示不服, 要找人讨说法,也叫找人“说个子曰”。“子曰”当然是孔子言论(有时也延伸到诸子百家),圣人讲的当然是真理,具有权威性,争议双方都服。同时,“子曰” 还应该是意思清楚的、无歧义的,争议双方都懂,都有一致的理解, 不然还是自说自话,说不清个子曰了。
  在央视《中国诗词大会》上,郦波教授讲, 中国传统文化的特点之一是含糊。考虑到语境,他这一说法应该只是针对诗词, 最多也只能针对文艺, 因为艺术允许虚构、跳跃、双关、虚化、留白等等,含糊是常态。这方面在古代中国确实显得更加含糊, 算是一个特点。 但若把这一观点推及整个中国传统文化, 恐怕就需要说个子曰了。
  中国古代建筑精致吧?这精致源于工艺上的精巧,包含了设计上精确的丈量和计算,施工中精确的制作和装配,任何一个环节都马虎不得、含糊不得。这类科技、 工程领域的实例不胜枚举。
  社会领域,中国人更不含糊。哥是哥弟是弟,姐是姐妹是妹,还有什么堂兄弟、表姐妹,还有什么叔表、姨表,关系分明,体系完整。可在英语中, 什么brother、sister, 什么uncle、aunt,大小不分,关系不明。哪个含糊哪个清晰,不言而喻。
  “子曰”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居于核心地位,是哲学,是社会学、伦理学、 政治学。“子曰” 既非文艺,就应像南充人认为的那样,观点鲜明,意思清楚。
  中国传统教育最强调阅读和背诵,所谓“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 而不太重视理解。但长久以来,似乎没人注意到此言所指仍然是诗词, 仍然仅适用于文艺,而不包括其他学科。举凡有一定理科学习经历的人,就会记得, 理科老师并不要求学生死记硬背几个物理公式和化学方程,而是强调对基本概念、基本原理的理解, 并不拘泥前人成就和门派师承, 而是注重实证精神和逻辑思维的培养。 旧式教育由于缺少这些基本要素, 培养出的人才个个博览群书、学富五车,常常令人羡慕其好记性、好师承,但他们却往往在一些基本概念、 基本原理上,说不出个子曰来。若遇刨根问底,便故作高深状,神秘兮兮地叫人去悟。不经实践印证,缺乏逻辑演绎, 悟出来的东西自然地都是主观想象。代代相传,“子曰”就这样被含糊,客观标准缺失,各种聚讼层出不穷。
  中国传统文化立于先秦,蕴于“子曰”。因此,要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实现中华文化复兴,就得把“子曰”搞醒豁,其意义不亚于西方现代文明之 “言必称希腊”。往小里说,也只有“子曰”意思明确,南充人找人说个子曰才不会是搞空事。◎明奇

 


上一篇:七里香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