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陌上花开的小径

时间:2018-03-09  来源:未知  作者:南充日报
  陌上花开,细雨微润,条条小径在新绿中铺展,连云朵也放慢了脚步,停留在川北的枝头上。五彩的云朵啊,化作一树树粉红的桃花,洁白的李花,紫色的辛夷花,开得那么烂漫清芬。听着春风和翠鸟的对话,那些熟睡的小野花也醒来了,慢慢从草丛里抬起它们的头,感受暖,感受明媚的三月。哦,绿色的小径上那么多五颜六色的小野花,开在西山上,开在嘉陵江畔,开在田埂上,开成了美妙的音符,回响在耳畔。
  听花开的声音,该去小径走走。
  从西山脚下出发,沿着被细雨润过的小径走,新泥散发出清香,燕子在头顶飞舞,脚步分外轻盈。看啊,那几个拈花的女子,采几朵野花,戴在乌黑的头发上,一路嘻嘻哈哈,像花儿一朵朵开过春色浓郁的小径。站在一棵盛开的白玉兰树下,一首唐诗,一篇宋词,一缕先秦的风,穿过岁月,飘进心里,如同一只抖去露珠儿的蝴蝶, 从溪水那边的梦境中飞来, 撩拨得想要张开双臂,像蝴蝶那样飞舞在花间。
  时光明媚得没有一丝阴影,风是嫩绿的,柔柔地吹拂着。走过草莓园,一颗颗鲜红的草莓可是三月的红唇?香艳诱人!胡豆地里的花儿则像精灵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来来往往的路人。那一块连着一块的油菜地,金黄的菜花像只只金色的蝶,歇落在那里,做永久的金色梦。那粉色的萝卜花,紫色和白色的豌豆花,在小径四周铺展,每一朵花都像一个乡村女孩的乳名,挂在新绿的枝头上。
  这么安静美丽的日子,走在陌上花开的小径,走过了栖乐垭,走近了张关垭。走在各色花路上,风吹过,各种香味儿扑鼻而来。鸟雀起落鸣唱,树影婆娑,心情好了,人也就回归自然本色了,像个孩子唱起川北民谣,追逐小径上的几只斑鸠。
  斑鸠扑闪着翅膀飞走了,几只鹅在路边找寻食物,一群鸭游弋在池水里,母鸡和公鸡飞上了树梢,树下是几只毛茸茸的小鸡在唧唧地叫。走在乡村,田园风光尽收眼底, 人的个性, 也就开始在这种无拘无束的状态中,自由自在地生长了。
  弯弯的小径向前铺展,走到父子桥,看见舅娘正和几个老婆婆拉家常。舅娘老了,她的笑靥像一朵杏花开了,唤起儿时的记忆:那时,舅娘是村里的一枝花,她穿着花格子衣裳,梳着乌黑的辫子,风拂弱柳似的走过泥路小径……如今,时光都去哪了?曾经那个美丽女子已经变成了老婆婆?!
  和舅娘聊了一会儿,又向前走,走到柏树林间。一棵棵苍翠的柏树独立而温和,像这方水土的人,不骄不躁,朴实厚道,在故土生长,在故土终老。是呀,守望着亲亲的故土,感受着葳蕤的生机,心,不再苍凉,不再荒芜,总想把心底长出的美丽和芬芳献给厚重的故土啊!
  一方水土一方人,走在三月的小径上,感受到川北南充的品格和气质, 感受到从骨子里生长出的良善和清雅。
  走在馥郁的小径上,思想也像花儿不停地开,不由想起海子的诗 “给每一条河每一个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我的西山我的西河,这名字取得多好啊!走过路过西山西河,心里是满满的温暖!
  沿着小径走,从西山走到西河,从西河走到江畔,柳枝儿绿了,江水在微风中起皱,一眼望去,江波青烟,一行白鹭翩跹。缓缓流淌的嘉陵江啊,唱着千年不老的歌谣,清洗着人的灵魂。此时,想要打个盹儿,美丽的诗经却在耳畔回响:“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此时,已经走累了,吹着江风,一群孩子嘎嘎笑着跑过绿色小径。哦,眼帘,是一条花开的没有尽头的春天的小径……◎蒲灵娟

 


上一篇:土核桃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