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核桃

时间:2018-03-09  来源:未知  作者:南充日报
  年前, 乡下亲戚送来一袋土核桃,说皮薄,肉厚,内瓤脆香。甚喜,当即砸开一枚, 饱满桃仁一入口,果然满口生津,香味悠长。
  晒核桃时天公不给力, 阴晴参半,核桃没干透,亲戚说,这土核桃油性重,还要再晒晒,不然要生虫和发霉的。母亲于是借来一个竹篾簸箕,在阳台上晒核桃。阳台当西,每下午, 阳光会如从楼宇间蹦出来,满满地照耀,密密麻麻的核桃有如得到指令,立即发出黄褐色光芒,映亮整个客厅。
  一袋土核桃足以勾起我在老家的记忆。时光停留在九月,放学回家, 父母亲此时定还在山坡上劳作,我先围着房侧一棵硕大的核桃树转上一圈,几枚破皮、熟透的核桃已经躺在地上了,自然成了我腹中之物。仰望核桃高枝,果实颜色与叶子几乎一致,让人以为满树是核桃。微风过处,青核桃相互碰撞发出夏天阳光般金属质地的响声,这些声音与不远处竹林里笋壳掉落的声音有些相似。去阶沿上取一根竹竿, 瞄准枝头上一枚大核桃,竿起核桃落,没摔裂口的,直接往硬土上摔,青皮破,核桃跳将出来,用一鹅卵石砸开, 桃仁薄皮未撕,就放入口中。脆,若腰果;香,若葵花籽;涩,若青菜皮。手指染上的核桃皮汁无法掩盖我偷吃核桃的形迹, 这自然要受到父亲的处罚,他那根竹篾条一直藏在无人能找的地方,我手指黑了,那根竹篾条就适时出现了,我的小屁股或小手板心也跟着受累了。
  当时家穷, 摘下的核桃是要拿到街上卖钱贴补家用的。 当然,一点小小处罚,不能阻止我偷吃核桃的行动。老核桃树高过房顶,一大半浓荫都撒在青瓦上,我曾经像牛顿一样坐在阶沿上等核桃落。 啪,居然真有熟透了的掉下来,先掉在青瓦上,再顺瓦沟往下滚,最后像雨滴一般从屋檐掉下,那是我儿时生命时光中不可多得的惊喜。下半树的核桃让我敲打得差不多了,枝尖向阳的、硕大的,都躲在核桃叶间, 我似乎早忘记竹篾条的疼痛,把瘦弱的身体从双手合围的核桃树主干送到细枝丫上,如一位骑马将军,挥动长竹竿,对着大核桃狂扫,核桃掉落一地, 随之掉下来的,还有我单薄的身子,脚上擦掉一大块皮,血流如注,父亲回来,抱着我哭了,那天我破例没挨打。
  亲戚走后, 母亲每天都去翻晒阳台上的那些土核桃, 像晒刚从地里采回的黄豆和绿豆一样。 母亲将核桃分三类,个大的、个小的和三瓣的各放一堆。阳光从窗外斜射下来,照在母亲头上, 我发现母亲头发斑白了,眼睛也不好使了。母亲看核桃的眼色有些特别, 那股亲切劲就像在看一簸箕的粮食。母亲说,个头小沟纹深的不会是夹米子吧? 夹米子是老家对铁核桃的称谓, 个大瓣粒小,桃仁不好取,肉质却无比鲜香。
  我把几枚三瓣核桃据为己有,对母亲说, 我想从中选出几对来玩。 把玩三瓣核桃时有人笑话我,这可食核桃当不得文玩的,不信拿我轻轻一捏就碎了。 我笑而不答,文玩不文玩,在心情而不在核桃本身,在把玩而不在价值评判。有一文玩爱好者见我玩如此低劣的土核桃,说要送我一对真正的文玩核桃,我拒绝了,不是我不想要,而是我真正丢不下手中这一对已经融入我身心的土核桃呀!反正都一个玩字,又有什么区别呢?吃掉了,核桃就不在了,我每天捏它,揉,搓,压,扎,蹭,滚, 核桃会提醒我, 你还有一个故乡, 你还有在故乡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是的,谁能知道和理解一枚小小核桃在我心中承载了怎样一份对故乡的眷恋呢?
  到现在, 我还在玩着这一对拙朴的三瓣核桃,我的体温、油汗和注目, 让这一对核桃在我手中焕发出一种质地有若釉彩的光芒。 这对纹路清晰,质地坚硬,品相近似,重量相当,配对精妙,声脆如玉的土核桃现在已由暗黄变成暗红了, 我对这一对土核桃的喜爱, 绝不亚于对一件精美艺术品的看重。
  事实上, 这一对土核桃已经成为我的掌珠,已经与我合而为一了,我定当一生珍视它。◎黎大杰

 


上一篇:邀请函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