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间的年

时间:2018-02-09  来源:未知  作者:南充日报
  乡间的年, 是一幕绵长的剧目。从农历冬月中旬开始,就渐次拉开帷幕。
  杀年猪, 是这幕剧目排练的肇始。数九前后,天骤然冷了。早上起来,白霜满地,水田里,偶尔也会结层薄薄的冰。 杀年猪的日子,也就到来了。几户农家凑在一起, 选择一块空地, 垒起一个大灶,抱来从山上采拾的柴禾,堆积成一座小山。 等家家户户牵着猪到这里集合时,头几天专门打电话预约的杀猪匠也准时到达了。从杀猪到刮毛,大约一小时时间,一头猪就拾掇结束。当几家人的年猪全部宰杀后,大家又各自拿出一些大肠、猪血,然后放上各种时令蔬菜,混合在一起煮“疱汤”,用来招待杀猪匠和前来帮忙的亲戚。夜幕降临后,家家户户也不会休息,忙着腌腊肉、灌香肠。父母们,将为远方的游子准备丰盛的年货, 让儿女们回家享受“妈妈的味道”。
  这些年, 陆陆续续有一些城里人,在杀年猪的时节,相邀来到乡间,直接从农民手中买猪肉,经过市场经济洗礼的农家, 自然能够从中嗅出商机, 他们联合起更多的农家,组织集体杀年猪活动,吸引更多好奇的城里人到乡间来。慢慢的,杀年猪演变为乡间一种新民俗。 除了杀年猪、 喝疱汤外,还有舞龙、舞狮、逗幺妹、踩高跷、扭秧歌等文艺节目表演。猪的号叫声早已经让人们的欢歌笑语淹没。渐渐地,杀猪节成为乡间土特产品交易的绝佳时节; 杀年猪持续的时间, 也从冬月上旬延续到腊月中下旬。
  大清扫, 是乡间这幕剧目排练的尾声。 农家的大清扫是从按照屋外到屋内的次序按部就班进行的。首先登场的是家里的男人,他们把屋后阴沟里的淤泥铲掉,倒入自家的责任地, 然后又对房子四周的树木进行修枝、刷干,对花草进行培土、施肥,很快,房前屋后的衰草枯叶就被一扫而空,留下的, 是郁郁葱葱的树木与灿烂开放的花儿。 剩下的室内打阳尘、洗涤家中衣物、床上用品的活儿, 就全部由女人承包了。 早些年,妇女们要么是背着衣物床单,来到小溪下、塘堰里清洗,要么是背着衣物、带着木盆,来到水井边打水洗涤,既费时,又费力。如今,农家都用上了自来水, 添置了洗衣机。 妇女们只需把衣物扔进洗衣机内,摁动电钮就行了。不但减轻了劳动强度, 还可以让她们腾出手来,看看电视,跳跳坝坝舞。经过几天的大清扫, 农家面貌焕然一新。 男人们便将从集市上买回的年历,张贴在墙上,然后对着历书,计算着儿女们回家的日子。
  腊月二十三, 是乡间年这幕剧目彩排的日子。这天,俗称小年。一大早,村庄里就会响起零零星星的鞭炮声,告诉人们,年的脚步近了。这一天,农家有两件最重要的事:磨豆腐与送灶神。虽然这些年集市上卖豆腐的商贩非常多,但不少人希望在节日享用到正宗的农家味道,所以,他们还是喜欢自己磨豆腐。豆子,是头天晚上就泡好的。只不过,好多家庭不再用石磨, 而是用机器磨豆腐了。傍晚时分, 将厨房彻彻底底打扫一番后, 当家人将祭品摆放在灶神画像前,口中还念叨着要灶神上天“言好事”。结束这个仪式后,一顿香喷喷的晚饭上桌了,从外地赶回家的儿女们簇拥着父母,举杯庆祝分别一年后的团聚,把年推向一个小高潮。小年过后, 人们开始把闲置一年的彩龙、高跷、戏服等一一整理出来,排练一年一度的文艺节目。 农家的院坝里,响起了欢快的锣鼓声、 唢呐声以及人们的欢笑声。
  乡间年的高潮, 这些年就集中在了除夕、正月初一、正月初二这三天。吃团年饭、舞龙舞狮、走亲访友、团拜聚会,在这三天穿梭、匆忙、轮番的精彩上演着。正月初三,天刚蒙蒙亮, 村庄里响起噼噼啪啪的鞭炮声、忽大忽小的汽车喇叭声,这意味着,好多人将告别乡间远行了。一旦有人离开,其他人的心也躁动了。从这以后,乡间的鞭炮声、喇叭声就天天响个不停,直到正月十五。
  年,这场盛大的剧目落幕后,村庄又恢复了往昔的平静, 直到下一个年的来临。◎贾登荣

 


上一篇:点赞青春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