盈盈一水间

时间:2018-01-12  来源:未知  作者:南充日报
  1
  盈盈这两个叠字, 似乎是专门为清澈的水而“定制”,也是我对嘉陵江满满的祝愿和祈祷,如一泓醇醪,洋溢着纯真,愈久愈香。
  那一汪浑浊的泥浆水, 在我幼小的记忆里涟漪成失落,黎明的黑暗被母亲的脚步,从家丈量到10几里外的老井,一瓢一瓢舀上来浑浊的井水,润泽不了干涸的日月。
  故乡在缺水的丝缕中焦灼成一片汪洋, 过滤那一束束岁月,把干旱的日子拧成一股股绳,紧了又紧,直到再不能看到一丝水汽。
  后来县城迁至嘉陵江畔, 悠悠江水摇曳的福泽,才润泽了这方子民。
  2
  古人曾临今时水,今水曾经映古人;百川东到海,嘉陵独向西。水色柔美、魅力神奇、风情万种、意境深邃、胸襟博大、容颜妩媚、气势独特,小家碧玉般娇憨了媚态,静静地柔和在唐诗宋词里,浸润出琥珀的色彩,让我们清晰地窥见她纤毫的纹理。
  1200多年前,唐朝的天宝年间,一中年男子,袍袖飘飘,灵感轻扬,凝眸神思,《嘉陵江三百里风光图》荡出吴道子神奇的记忆。
  我赶到嘉陵江边,任江风扑面,虔诚地高举右手,扣问唐朝:江山如此多娇,嘉陵江凭什么独独吸引唐明皇?区区三百里,吴道子真能尽窥全貌?
  3
  嘉陵江有幸:一曲《嘉陵江上》唱遍了大半个中国;李双江的《船工号子》再现纤夫的生活;魏继新让嘉陵江融入《燕儿窝之夜》;李一清把嘉陵江揉进《木铎》;《嘉陵江赞歌》气势磅礴,陈小涛唱响大江南北;曹雷用《嘉陵江月令》把“第七届冰心散文奖” 摘获;南充市政府一直呼吁:“爱我嘉陵江,保护母亲河!”
  4
  我的目光转向她的上游,遥念深闺锁娇容,那个秦岭北麓的东峪河, 应该是一位娇嫩清纯的少女,早出落得水灵灵俏生生吧?一泓清亮亮的水,一湾绿油油的草,一方美艳艳的花,把这个水做的女子,柔情翩跹地妩媚在那天地间,满怀了憧憬和激情,将未来涤荡得清清爽爽,她的下游应该是雍容华贵的妇人,深情婀娜。
  常常地,我站在嘉陵江边,驻足凝望,看江水奔腾,不自觉就生了“君从何处来?要到何处去?”的臆想。◎高炯森

 


上一篇:铸匠心 创佳绩 赢未来
下一篇:瓦下听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