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部方言趣味十足:“耳”不是“耳朵”的意思?

时间:2018-11-07  来源:未知  作者:南充日报
挂礼(记录宴会时客人向主人送的礼物)
二谎谎(做事不认真,不细致,经常出错)
没祥(没出息)
绷起绷起的(穿着或神态十分做作)
横牛(爱哭爱闹的人)
眼皮子薄(眼红别人所得)
梳头(女子整妆出嫁)
稳起十八符(明知有错而坚持不改)

●本报记者 罗虹
  日前,记者从南部县文化馆获悉,由南部县委宣传部、南部县政协学习文史委等6个部门历时两年多联合收集编撰的《南部方言集成》已经定稿,将在12月份出版发行。
  “剥了壳壳说米米。”“毡帽儿打火———焦住一坨(十分焦急)”……这些蕴含着朴实道理的语句是来自南部县民间流传和逐渐沉积的民间谚语和歇后语,虽然大多数为四川全省通用,但也烙有鲜明的南部地方历史印记。
  南部方言源起何处?有着怎样的历史沿袭?又有何独特之处?《南部方言集成》 揭开了南部方言的神秘面纱。

1 收集编撰 35万字书籍“说”方言故事
  2016年,南部县方言收集、整理和调研工作正式启动。两年多来,通过南部县委宣传部、南部县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南部县政协学习文史委员会、南部县文化广播影视体育局、南部县文化馆、南部县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通力合作,尤其是大量专家、学者的艰辛努力,形成了《南部方言集成》的工作成果。
  《南部方言集成》全书约35万字,内容分为南部方言、方言研究、方言文学三个部分,涵盖了南部县升钟片区方言集锦、南部县东坝马王片区方言短语、南部方言词义分析、方言土语音义考、南部方言民歌谜语拾趣等内容。该著作论述了南部方言与自然地理、人文传统的关系及特点,记录与传承着南部方言文化的历史信息,是一种直观而形象的南部民间方言史料。

2 历史悠久 南部方言分南北音系
  那么南部方言源起何处?又有何独特之处?
  众所周知,四川的语言和人口在历史上都受到了“湖广填四川”移民的重大影响,南部县自然也不例外。“宋元至明清时期,南部县在历史车轮的带动下,也避免不了时代的变迁和人口的变动。”《南部方言集成》执行主编莫小东告诉记者,据《南部县志》记载,南部县在康熙年间湖广赣闽等省迁入者多,境内人口剧增,到光绪十二年人口增至61万余人。
  人口的剧增必然带来文化的交融变化,移民运动使得南部县方言面貌发生极大改变。南部县属于移民潮覆盖地区,由于地势西北高东南低,大量来自安徽、浙江、广州、福州等地的移民主要聚居在东部平缓地区,形成了“湖广话”“南路话”交相渗透,同时兼具某些江淮官话方言的语音特点。
  “俗话说‘十里不同音,百里不同俗’,在县与县之间,乡与乡之间,甚至仅一山之隔或一江之隔,其语言都是有差别的,单南部县就包含南北方言4个音系,分别为伏虎话音系、碑院话音系、升钟话音系、大坪话音系。”莫小东说,伏虎话和碑院话不分平翘舌,与南路话特征相同。而升钟话和大坪话则有平翘舌之分,语音接近湖广音系。

3 36个韵母 展示独特的语音魅力
  语言是思想的外衣,语音是语言的外衣,它赋予意义以感官效果,是意义得以流动的最原始的载体。方言语音,更是蕴含着只有当地人才能破解的语言密码。
  “从我们收集整理的数据来看,南部方言的语音与普通话的语音存在很大的差距。南部方言有20个声母,包括零声母,36个韵母。没有卷舌音,n、l不分,读成l。南部方言部分声母和韵母与普通话不同。”莫小东举例说,比如“茄子”,普通话读“qie”,南部方言读“que”;“水淹”,普通话读“shui yan”,南部方言读“sui an”;“河水”,普通话读“he”,南部方言读“ho”;“痒”,普通话读“yang”,南部方言则读为“liao”。
  “在声调上,南部方言与普通话一致,有阴平、阳平、上声、去声四类,有部分入声。”莫小东告诉记者,入声在调值上与阴平相近,比如“百、滴、绩、着、捉、脚”等为入声字,它们音值如阳平但更短促。而“不、灭、伏、塔、纳、则”等入声字,调值如阴平但更高长。
  “通过与普通话语音的比较,我们发现南部县方言中的阴平调和普通话中的阴平调一样都是升调,因此阳平调才是方言区人们学习普通话的难点。”莫小东说。4 “估”“耳”妙用 方言词趣味十足
  “我们在《清代南部县衙档案》中,发现经常出现‘估计’的‘估’字和‘耳朵’的‘耳’字,但在意义上却和现在有所不同。”西华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杨小平告诉记者,在南部方言中,“估计”的“估”字并不是“估计”的意思,而是“强迫”的意思。
  为什么“估”字能够表示强迫的意思?“我们查阅了相关的研究和字典辞书,并未见有合理的解释,这种表达得名的缘由还有待进一步深入研究才可能解决和揭示。”杨小平告诉记者,现代南部方言还在“估”字后边加上“到”字说“估到”,“估”字多写成“鼓”字。南部人说“估到别个做活路”,意思是强迫别人做事情。
  除了“估”字,南部方言中的“耳”字使用也十分有趣。“耳”字不是“耳朵”的意思,而是“理睬”的意思。“耳”字如何与“理睬”扯上关系?杨小平表示,可以这样认为,“耳”字有“耳朵”的意思,可以引申过来表示听取的意思,听取当然就是理睬了。现代南部方言仍然有这个表达,或在“耳”字后加上“视”字,说成“耳视”,意思仍是理睬。“耳”字表示听取,“视”字表示看,合起来表示理睬的意思。
  明代李实编写的《蜀语》指出不理说不尔。姜亮夫教授的《昭通方言疏证》说昭通人的“耳食”就是理睬的意思,不“耳食”就是不理睬的意思。这些书目为南部方言中“耳”的妙用提供了历史依据,说明在很早前,“耳”字就能表示“理睬”的意思了。

 


上一篇:参加全国大学生创业大赛 西华师范大学斩获金奖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