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之后

时间:2018-09-18  来源:未知  作者:南充日报
◎陈玉琼
  时光机发起狂来, 真让人难以琢磨,倏地一下就从高高的炎热之巅,滑落到凉爽怡人的白露之谷。
  白露那天清晨一起床, 就感觉到一股冷冽的风划过肌肤。再望望窗外,白茫茫的一片晨雾。 欣喜不再受酷热煎熬的同时, 也言不由衷地赞叹天地宇宙的神奇造化,昨日还暑热难耐,今日就凉爽如末秋。
  “白露不露。”白露一到,早晚一下子就凉了。换上春秋的长裙,夜晚散步披了长长的防晒衣,风乍起,仍有凉透肌骨之感。夜,越发的寂静,间或似有小虫悉悉索索之声,细听,仿佛又什么也没有。
  “衰荷滚玉闪晶光,一夜西风一夜凉。 雁阵声声蚊欲静, 枣红点点桂流香。”“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白露,是多么富有诗意的节气。 艳而不俗的荷花挥洒完所有的美丽,留给人们一塘残荷,但颓败也是一种美,让人体悟生命的荣枯。柿子红了,枣子红了,桂香氤氲的日子,梦都是香甜的。水边的苇花一波波、一浪浪匍匐而来,简静而又热烈,柔弱无骨而又坚韧不摧。 那苇花深处走来的红衣女子哦,仿佛从天而降的仙子,其实,她是从诗经中走来,从几千年文明古国而来。
  自然的节气多不会骗人,白天或许还秋阳杲杲,太阳一落山,气温迅急下降。到夜晚时,空气中的水汽遇冷悄悄地进行一场奇妙的物理变化,它们凝结成不计其数的白色小水滴,密密匝匝地附着在花草树木的茎叶或花瓣上。再经阳光这位魔法无边的大师一照拂,就愈发的晶莹剔透。 倘若有风吹动叶片,那露珠儿顺势滚动,更是妙不可言。昨天还在念叨桂花怎么还未开, 今天路过,楼下的桂树已露出星星点点的小花苞。
  “白露种高山,秋分种平川,寒露种沙滩。” 白露是农人秋种的好时节。静坐窗前,看天空一点点升高,瓦蓝瓦蓝的,澄澈透亮。农田里,一妇人在拾掇土地备种蔬菜,锄头翻飞,转瞬间,杂乱干瘪的土地变得整齐而蓬松。旁边一男子使“铁牛”犁地,他慢慢地“开动机器”, 对着眼目所估的直线缓缓前行。不远处,一位老妪背着满满一背篓红薯藤,这将是她家猪儿们一天的食料。老人的背弯成了夕阳余晖中弓形的最美剪影。他们亦如我一生挚爱土地的父母, 眼眸里盈满深情。他们劳动的姿态与白露的风姿多么相似,多么和谐。不管怎么看,他们都像在进行艺术创作, 那般自由自在、不凉不热、不急不躁,步子缓缓地,动静轻轻地,从容稳妥、恰到好处。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天凉了,回老家走走那铺满野草的乡间小径,让裤管沾满白白的露珠。母亲总是最能洞察儿女的心思,尽管我亦是孩子的母亲而且还身为人师,每每聆听母亲云淡风轻的、朴素的生活哲学,总感无地自容。
  “白露了,还没种一棵蔬菜,又要下雨了!”到家时,母亲正在挖地,她用这句话应答我的呼唤。 尽管这样,母亲还是丢下锄头走进厨房。我去地里,捡起锄头挖地。我想用劳动的苦累和愉悦驱散心头莫名的烦忧,母亲夸我挖地挖得很好。我笑了,同时也倍感惭愧,土生土长的农村人,老大不小的我竟然几乎没挖过地。父母为了我们不再像他们“背太阳过山”,再苦再累,他们都扛着,只叫我们好好读书。如今,我们都实现了当初的梦想,可他们仍然未停止劳作。
  冬瓜、南瓜、丝瓜、苕尖儿、韭菜、核桃……每次回去,母亲恨不得把所有的东西都装到我们的车上,还把爱的叮咛一并装进我们心里。“每天吃点核桃补脑;天凉了,多注意,别又犯鼻炎咽炎……”
  我们离开,母亲又去挖地,她说要在下雨前播下白菜种子,我嘱咐父母一定要及时添衣。
  屋前高挂在枝头的柿子已有很多呈现出淡淡的红,白露是秋天丰收的序曲,一切的生命,都将如这柿子由青涩变得成熟, 由稚嫩变得坚强,由浮躁变得淡定……

 


上一篇:南充“90后”作家写历史小说 二月河赞其“文林之秀”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