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人老罗

时间:2017-06-13  来源:未知  作者:南充日报
◆名师风采
  罗荣, 四川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中学语文高级教师。 南充市教科所中心教研组成员,南充市中学语文学科带头人,南充市骨干教师,南充市优秀教师, 南充高中嘉陵校区语文教研组组长。教育理念:身心健康,人格健全, 全面发展, 学以致用;注重良好个性、合作精神、创新能力的培养。所教学生廖垚、杨妮蓉、冯紫灿、苏毅等考取北大、清华;郑潇俊、文磊、唐悦、杜文婷等百余人考取国内外名牌大学;14届高考张思羽同学获市文科语文第一名,四川省高考语文“万分之一”,郭迪琪、许雪珂同学分别获市文科语文第二名、第四名;指导学生参加“叶圣陶杯”“语文报杯”作文大赛,多人获全国一等奖。获国家、省、市、校奖励56次;在国家、省级刊物上发表论文42篇。

  同事们叫他“老罗”,学生们叫他“罗老”。老罗四十开外,中等偏高的个头,风姿潇洒,气宇轩昂,昂首阔步。“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自信昂扬之风范、宏阔豪迈之气象、气克斗牛之豪情,很容易联想到彭大将军之气魄,加之名字跟罗荣桓元帅接近,同事们总是美称他“罗元帅”。

  老罗“永远饱满的精气神,永远谦和宽容的笑脸,永远忙忙碌碌的身影”,他是南充高中学生心中细心尽责的班主任,有深度情怀的语文老师,同事眼里毫不懈怠的孺子牛。
  老罗从事中学语文教学工作二十三年,当班主任整整二十三年,长期从事课改班班主任工作和教学工作,带过十届高中毕业班;二十多年来,他几乎是全校教师中最早批到班的,最后离校的;每天早上6点40分到操场,晚上10点40分以后才回家;除了教学外,一直陪伴学生体育锻炼,上早晚自习,做心理疏导,做学业规划,做人生规划;日日如此,月月如此,年年如此。他教语文,践行“语文即生活,生活即语文”的思想;提倡全面发展,学以致用;注重语文的工具性,更注重语文的人文性。他引用曹丕“盖文章,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来阐述当今社会语文立德树人的重要性,他说,“从生命个体上讲,语文教师从事的是提升人精神境界、改变人灵魂状态的职业;从国家民族的高度上讲,语文教师的工作关系到国家文治教化的大事,关系到提高民族文化软实力的大事”。二十多年来,他呕心沥血,孜孜以求,辛勤耕耘这片热土。
  路遥说:“人只有初恋般的热情和宗教般的意志,才可能成就某种事业。”一支粉笔写就他人生的轨迹,两鬓染霜谱成他人生的绚丽,三尺讲台留下他人生的辉煌。二十多年来,老罗与他的同事们已经为高校输送了数以千计的优质生,其中不乏考取北大、清华等海内外名校的学生,尽管工作辛劳、清苦,他辛苦着并快乐着,很满足。记者采访时,他说:“我们的职业很平凡,我们的工作很重要;我们的人生很平凡,我们的事业很伟大……因为知识改变命运,我们正在用我们的辛劳去改变生命个体的命运,改变国家与民族的命运。”
  老罗做班主任很老练。英国哲学家洛克说:“有健康的身体,才有健康的精神。”老罗把学生“健康的身心、健全的人格”放在教育的第一位,早中晚学生出操,学生还未到达操场,他已经跑步到操场,学生还未做操、跑操,他已经沿着学生队列跑操。学生说“罗老一直陪伴学生出操,他跑操是一道亮丽的风景,学生敬仰而效仿”,可每当同事赞美他“以身作则”“言传身教”的时候,他总是谦逊地说“感谢孩子们这么多年来陪伴我锻炼”。他说“跑操使人精气神俱佳,不仅可医治身体百病,还可修补人格的缺陷”,他说“跑操可以跑出一种生命的状态,‘更高、更快、更强’,便成了一种生命常态”。在罗老师的影响和引领下,男生更加壮实了,女生更健美了,有心理困扰的变得阳光自信了。他说:“身心健康的学生热爱生活,遇事乐观,精力充沛,思维敏捷,自尊自爱,自信自强,能欣赏自己的优点,能正确对待挫折,能尊重接纳他人……”
  老罗做班主任,讲究灵活原则、适度原则、创造原则。“灵活,有利于培养学生良好的个性、批判精神与创造精神。”老罗如是说,“能攻心则反侧自消,从古知兵非好战;不审势即宽严皆误,后来治蜀要深思”,他引用清人赵藩写诸葛亮联来阐述班主任工作的经验教训、成败得失,一再强调要善于“攻心”,要宽严适度,要审时度势;他与学生交心谈心,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导之以行;家长敬佩,学生折服。文科班女生多,大多是父母的掌上明珠,爷爷奶奶的心头肉,少数女生敏感、多疑、任性、小心眼;而文科班男生少,个别男生做事畏畏缩缩,没有敢说敢做的责任与担当,缺乏应有的阳刚之气。老罗充分挖掘语文的人文性,以文育人,以文化人,充分利用文本所表现出来的精神、意气、神韵,提高学生人文修养,发展学生健康个性,形成健全人格;孟子的雅正、庄子的雄阔;屈原的正则,曹操的慷慨;鲁迅的批判精神、毛泽东的豪迈之气……罗老师循循善诱,学生的精神、意志、品格、人格潜移默化,儒雅之气、君子之风达成;“腹有诗书气自华”,就算小肚鸡肠、成天哭鼻子的小女生,也变得宽宏、大气,充满豪迈之气。
  老罗毕竟学汉语言文学出身,有他立德树人的特质:通古今之学,树君子之风。新生到班后的第一节班主任课,老罗就开始传播传统文化,弘扬民族精神: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忠、孝、廉、耻、勇;以此作为做人的道德准则、伦理原则,用以处理与谐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人与社会的关系。激励学生“格物、致知、诚意、正心”,教育学生“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要求学生努力学习,修养品德,完善自己;要求学生行为世范,成为家族或集体中的楷模;教育学生将来用知识、能力改良社会,安抚百姓,为人民谋福利。在社会浮躁、教育功利的今天,老罗是科学发展观的践行人,是素质教育的坚守者。他说:“教育就是发展,就要对学生终生可持续发展负责,对民族的未来负责,加强个体终生发展所需要的必备品格、关键能力的教育就十分重要。”
  老罗教语文颇有风格,课堂艺术堪称一绝。课堂上哲理警句、诗词名句信手拈来,名人事迹、历史典故,旁征博引,融文、史、哲、社为一体,引人深思,给人启迪;雅俗共赏,其乐融融。他的课丰富广博,文采斐然,意蕴深刻,见解独到。他艺术修养、美学修养高,能援用艺术表现手法来讲解文学表现手法,能引用绘画、音乐、戏剧、电影理论来阐释文学原理,由“歌”的曲式结构来贯通“诗”的起承转合,将“诗”与“歌”结合起来讲风、雅、颂,赋、比、兴;课堂上随着教学的需要,他不断地变化着角色,有时像朗读者,有时像演说家,有时像评书人,有时又似一位演员……“诗之不足,歌以咏之,歌咏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他的形体动作丰富,时而手扬足蹈,时而腰扭臂挥;讲起课来声情并茂,绘声绘色,不用道具与多媒体,就有着强大的气场。教学中,他全情投入,课堂上妙语连连,引得同学们兴致高涨,大笑不止,睡意全无。文学的认识功能、教育功能、审美功能在热烈的笑声或冷峻的思考中潜移默化。这是老罗的教学艺术,也是学生们的幸运。
  中年的老罗更加学而不厌,诲人不倦,更加注重人文情怀。阅读润心,艺术调心,教育养心。他做人为师很纯粹,倡导学生“说真话,做真人,写真情文”。他常拿社会热点、焦点问题、身边真人真事教导学生,“举类迩而见义远”,言辞恳切的慈父模样,谈到动情之处,他有着文人特有的激情和豪迈,清高而狷狂,似乎要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他本真情怀做人,尽心尽力做事,淡泊名利处世。老罗待学生温情敦厚,将人文关怀做到极致。看见学生忘记换座位旁的垃圾袋,他就不动声色地帮学生换掉;游学活动出发很早,他怕学生吃不上早餐,就一家家地去询访早餐馆的老板,希望能早点营业;空调制冷效果差,教室闷热,他便连夜接线板安装落地扇; 课间或放学路上遇到学生,总是关切地询问最近睡眠怎样,胃口好不好;临近高考,一些学生压力大出现失眠等症状,他精心提供有效改善睡眠的蜂王浆、核桃仁……
  老罗的生活充满声音与色彩。生活中他总是歌声嘹亮,课余总能听到他悠扬的萨克斯声和清丽婉转的二胡声……尽管教学任务沉重、班主任工作繁琐,他对生活的热爱、对工作的执着有增无减;老罗又是有信仰的人,他相信天道酬勤,相信人能创造奇迹,他追求梦想、诗意和远方。除了教学,他还带领语文组老师搞教学研究,承担国家、省市研究课题,撰写学术论文;业余搞文学创作,学习教育理论、艺术理论,学习萨克斯、小提琴。浮躁社会里的文人情怀是那么可爱动人,老罗做着他自己,坦荡又潇洒。他对家人厚爱有加,不惑之年的他是孝顺的儿子,是体贴的丈夫,是严厉的父亲;他是忍受着职业病疼痛坚持工作的人民教师,是带领青年们走向光明远方的引路者,是学生们生命中重要的摆渡人。一天到晚总能看见他守望与陪伴的身影,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老罗的陪伴很有温度,能让学生有足够的勇气和强大信念去面对求学之路上的艰辛与挫折。三年,三十年,岁月匆匆流逝,老罗眼角起了皱纹,但激情未减,初心不改。
  新竹高于旧竹枝,全凭老干为扶持。老罗以身作则和保驾护航让孩子们跨过千难万险,他依然斗志高昂。老罗燃烧他的青春与生命,照亮了年轻学子前行之路。
  他有旭日的喷薄激情,有海洋的波澜壮阔,也有大地的深厚诚恳。老罗的光辉岁月献给了教育事业,他走过了春的和煦,经过了夏的火热,又化作一场秋雨,滋润着即将丰收的大地。
  老罗其人,为师可敬,为友可亲。三尺讲台,他洋洋洒洒;三千桃李,他名播天下。传道授业解惑之智者,俯首甘为孺子之牛也!老罗,真牛!

 


上一篇:南充木偶剧《丝路驼铃》获五项大奖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