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山(外一篇)

时间:2018-10-13  来源:未知  作者:南充日报
 ◎鲜天篷
  在中国说到山自是离不开五岳,五岳归来不看山,雄、险、秀、奇、奥各领风骚,而这五岳之首———泰山正是坐落于泰安市。我定要登顶泰山,看是否真如诗中所描绘的“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为了赶上五点半的日出,我午夜两点直达登山口,一手杖、一电筒便是登山的全部装备。
  初入登山的门路还算平整,我走得很快,四周寂静无人声,只有与山路相伴的溪流潺潺水声,不,应是水声哗哗, 似是奏响着一股由山顶自由奔落至底的自由之声。山路上,只有打开手电才能照亮脚下的行程,目眺远方,山路还能看见星星点点的灯光,像一条丝线上的粒粒珍珠勾勒出了模糊的泰山轮廓,再抬头,便是夜空之上的星光斑斓。泰山像一座顶天之柱横亘前方,这是一条登天之路, 我不禁暗想:“怪不得历来帝王封禅选于此地,仿佛是伸手即可摘星”。
  前行的路上偶见与我们一样选择夜攀的登山人,亦有半途而返者感叹山路之艰,更多的则是头顶星光、耳聆水鸣独自在这山路奇景中思虑人生者, 仿佛融入了这山、这水、这星。
  越往上攀, 夜间的山风越大, 汗水早已浸湿了衣物,只敢弓背勉力向上。经中天门、云步桥、望人松、对松亭,再向上便来到了泰山的最后一程,一步三喘慢慢靠近,渐渐的,渐渐的,近了,近了,可以见着南天门了,这传说中的天庭大门搭下了一条长梯———十八盘,这条陡峭而狭窄的石梯两旁尽是歇脚的游人, 回头望向身后的泰安市, 夜晚的泰安灯火通明似是一张由灯火织就的棋盘,“顶上风景独好” 这句老话我想是不会错的。
  过南天门、天街,来到玉皇顶前的观日台,不到早晨的五时已是游人如织,甚至有露宿的帐篷于此。一位中年摄影师大叔支好了三个三脚架, 为了拍摄完美的泰山日出之景,他已经在此驻留了两月之久,却也只是等到了七次日出。 能在第一次登山便见到日出是运气当然也是福气。
  挑一处石梯坐下, 静静等待天边的橙红色光芒晕染整个东方的天空。山风吹拂,带走了攀登的疲惫,留下的是混合了山间灵气的精神,云雾于脚下翻腾缭绕,极目远眺,远处山巅之景尽收眼下,确是不负“一览众山小”之述。
  及至五点半, 橙红色的光芒已经铺满了东方的天空, 云幕可视之处由深蓝浅蓝到浅黄橙红到极东处的一点红芒。慢慢的,那一处小点泛出了明黄色的光,先是一个小点,再是露出了一条明黄的线条,一丝丝一缕缕像是古时的美人出嫁揭开盖头一般慢慢地将她的美显露出来, 确是像这齐鲁之风一般含蓄的。人群沸腾了,尖叫欢笑都为自己见证这五岳奇景而兴奋陶醉。
  一轮圆盘初升于东方,站于泰山之巅,整片齐鲁之景尽收眼底,盛世风光一览无余,也真就应了石碑之上的那句“五岳独尊,昂头天外”!

趵突泉
  趵突泉闻名天下,素有天下第一泉之称,早在小学便在老舍所写的《趵突泉》一文中神游了一番,此次来到济南当然也想瞧瞧这占了“济南一半妩媚”之景。
  趵突泉这一地并不只是趵突泉一泉, 而是以其为最,便取其名命名这一片景。一入园有一片池塘映入眼帘,池边栽植的树木大多为柳,柳枝垂于池中与倒影连成一线,看上去如同是一面碧绿的镜子置于园中,和老舍说的一模一样,“幽静极了”。
  再一细瞧,奇了!池中有荷、有鱼、有石,这些景物别处亦可见,奇在池中亦有日、有云、有望池之人。水至清却有一尾尾五颜六色的锦鲤畅游其中, 池底各处不断有一串串小小的气泡升起,有的细而快连成了丝线,有的慢而扁,一大个一大个缓缓浮向池面,“啪”的一声破成几瓣,在阳光下耀出七彩的光芒,引得池中亦是七彩的小鱼与泡泡竞相追逐嬉戏。
  转过几处小泉亭子这才来到了趵突泉, 整个趵突泉被建筑环绕,东西两侧为廊道,正对一亭为观澜亭,亭左右各立一石碑,左书趵突泉,右书第一泉。方形的池塘中央是三股并排不断喷涌的水柱, 如同滚水不断翻腾,水柱突出水面约有半尺,宽则以中间的泉为最,约有三尺,周边二泉则稍逊。水面随着泉的涌出层层波动,日光一照泛出一片片金色的光芒,不由令人联想到传说中的龙鳞,观泉不自觉地就令人出了神,仿佛是进入了另一个奇妙的世界。
  趵突泉名副其实,确实不负“天下第一泉”的盛名,它又让我们见识到了另一个济南, 一个有着古迹文化与生机的泉城济南。

 


上一篇:南充造“小红箱”获11项国家专利 乘车遇险 自动装置一秒破窗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