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号塔建成 幸福感“满格”

时间:2018-09-11  来源:未知  作者:南充日报
2017年5月23日 星期二 晴
  “康书记,请你一定要帮我们修建一个信号塔,我们打电话要爬到半山腰才有信号。”我刚到金凤镇木桥田村担任第一书记,当地村民便把我团团围住,反应手机信号差的问题。
  “请各位放心,我们一定想办法,尽快跟上级政府及主管部门协调,争取早日要到项目,给大家解决手机信号差的问题。”听我这么一说,老祥叔不失时机地拽紧我的双手说:“小康书记呀,你要是真能给我们要到项目,你可是我们村的大恩人啊……”说到最后竟转过身悄悄擦拭眼角滑落的泪水。
  在回办公室的路上,村长邓如伟告诉我,两年前,老祥叔的老伴为了给远在广东打工的儿子打电话,雨后跑到山上去找信号,结果不小心从崖坎摔下来,至今瘫痪在床。
  听到这里,我的心里隐隐作痛。一定要赶紧想办法,早日解决这个问题。

2017年8月21日 星期一 晴
  今天艳阳高照,火辣辣的太阳炙烤着大地,知了在树上不知疲倦地叫着,红苕地里的叶子都打着卷。
  按照几天前的安排,下午在村活动室召开全村土地流转动员会。在我简单的开场白后,就准备请龙头企业老总介绍引进的“九月青花椒”产业的运作模式和市场前景,可就在这时,9组的王思润却站了起来:“康书记,请让我先说两句。你来我们村上的第一天,就答应了要给我们村争取项目修一个信号塔,可现在近3个月过去了,这个事情却没有一点动静,今天你又要搞什么土地流转,你不会也只会说空话、打白条吧?”
  一瞬间,我的脸红一阵白一阵,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客观地说,这几个月以来,我一直都没有忘记修建信号塔的事,往镇政府、区经信局、区发改委往返跑了好多次,报告也上交了。如今面对群众的质疑,在近40摄氏度的室温下,我的心却瞬间跌入冰窟,尴尬至极。
  驻村干部邓利平及时站出来解围:“老王啊,这个事情你确实是冤枉康书记了,为了这个事情,康书记都到我办公室来了不下五次,现在我们已经把报告打上去了,上面正在审批。我们再耐心一点,可能马上就会有回信了。”意识到自己的唐突,王思润才道歉坐下,会议得以继续。

2017年12月12日 星期二 晴
  上午10点过,我正在镇农业服务中心办事,电话突然响起,拿起一看是村主任邓如伟打来的:“康书记,你马上到8组的元宝山来一下,王思润不让修信号塔的施工队进场施工!”挂了电话,我马上驱车赶到现场,通过了解,原来建塔用地是王思润退耕还林的林地,而他舍不得。因该地地势较高且位置在整个木桥田村相对居中,信号覆盖率最好,经技术人员专业仪器测定后选址于此。
  我了解到,王思润的妻子在二十几年前因病去世,丢下一对年幼的儿女由王思润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儿女现在均已长大成人在外地务工。王思润上了年纪,腿脚不方便,一年难得见上儿女一面,心中很是挂念。于是我走上前去,握住王思润的双手说:“王大爷,你不是很想念你倩女子和二娃吗?这个信号塔建好后,你随时都可以在电话上跟他们面对面说话了。”王思润听我这么一说,半信半疑地望着我:“康书记呀,你可不要哄我哦!”通过一番软磨硬缠,王思润最终同意把地让了出来。

2018年2月12日 星期一 晴
  今天是农历腊月二十七,村委活动室的院坝里张灯结彩,全村在家村民和帮扶干部欢聚于此,一起庆祝木桥田村2018“迎新春、贺新年”游园活动。院坝外面不时传来几声鞭炮声和嬉戏打闹声,到处洋溢着祥和、幸福的浓浓年味。
  经过两个多月的施工、调试,木桥田村的信号塔已在6天前成功投入使用。
  此时的王家小媳妇田琴正在用智能手机跟还在火车上的老公视频,手机的镜头一会儿对着热闹的场面,一会儿对着自己,红扑扑的脸蛋上满是羞涩和甜蜜;王思润也在用儿子的电话与不回家过年的倩女子唠家常。老祥叔和王思润见我走过来,赶忙拉住我的手叫我一定要到他们家里过年……
  信号塔建起了,手机有了满格信号。看到村民们的张张笑脸,我的内心感到莫大的幸福。
  (嘉陵区临江小学副校长、金凤镇木桥田村第一书记康海斌供稿

 


上一篇:开学第一课 法治伴我行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