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暑假

时间:2018-07-07  来源:未知  作者:南充日报
◎吴建
  小时候,最盼暑假,可以整天满地里野玩, 可以寻觅到各种野味打打牙祭甚至大饱口福。
  村子里的老桑树最早吸引了我们的目光。农历五月,桑树蓊郁翠绿,青绿的桑葚也渐次变为鲁迅先生说的“紫红的桑葚”。这是桑葚的成熟季节,也是乡村孩子的欢乐季节。 那挂在枝头上的一串串桑葚犹如一串串葡萄,紫得发黑, 沉甸甸的压得枝条弯下了腰。 个儿高的伸手拉过桑枝, 边撸边吃,个儿矮的,三下两下蹿上树,跨坐在大树枝桠间,大吃特吃。桑葚甜中略酸,鲜美可口。吃多了桑葚,小手和小嘴巴上就被汁水涂抹得紫黑, 犹如乡村社戏里青衣女子嘴唇上涂着的唇膏。肚子吃饱了可牙齿也发软发酸了。
  七月, 池塘里的野菱已是碧叶满池, 翠绿的菱叶把整个水面挤得密密匝匝。 看着一张张翠绿的菱叶被支棱得翘了起来, 我们暗忖叶片下的菱角鼓胀可食了。于是,午间小憩后,我们就荡起木盆,划进小池,一只手掀起水淋淋的菱盘, 另一只手的两个手指轻轻一掐,一只小小的菱角便被采撷下来。刚起水的菱角,鲜嫩、清甜,剥一只丢进嘴里,脆生生、凉津津的,胜似苹果、柑橘。那时人小,划船的技术不是很高,一不小心盆倾人翻,跌入水中,好在水不深,仅弄得一身的水和泥,可回到家还是免不了挨大人的一顿训斥。
  夏末秋初,河边上野果很多,有的长在树上,有的埋在地下,有的匍匐在蔓藤上,什么野葡萄、地稔果、覆盆子,各有滋味,有的淡淡的清香中夹着涩涩的味道,有的酸酸的带着微微的甜,还有的苦苦的但又清凉冰爽……吃得最多的是稔子果,青里透红,刚进口时有些苦,吃过之后,舌尖上依次盛开着冰凉、润甜、滑爽……最终,大脑释放出巨大快感,舌尖的主人,幸福了。
  儿时的暑假,任意啖上一口,香甜的日子便在舌尖上蹁跹起舞。这些舌尖上的野味,就像我们的童年,纯真,简单,平淡而甜蜜,令人回味无穷。也许现在的我留恋的不是舌尖上的味道,而是一缕童年的芳香吧, 就像童年的月光总是很清很亮,童年的感情总是很纯很真。

 


上一篇:井站与世界杯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