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站与世界杯

时间:2018-07-07  来源:未知  作者:南充日报
◎王涛
  1998年的夏天,当我很郑重地把法国世界杯的比赛日期从报纸上剪下,贴在井站活动房门口时,老米一声冷笑:“你看不成, 我们的电视只收得到一个频道。”
  老米是7井的岗长,也是我采油井站的师父,那一年我转岗成了一名采油工,正觉得寂寞得可怕,世界杯却来了。
  老米果然没骗人, 任我把天线撑多高, 转了多少个圈, 井站上那台黑白电视机除了无休止的猪饲料广告,就是一片雪花和嗡嗡的杂音。
  老米是不懂足球的, 其实当时井站员工大部分都不懂足球, 记得那时电视里经常播出巴西球星罗纳尔多打的金嗓子喉宝广告, 老米的老婆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外星人, 和地球人长得差不多啊!”
  世界杯准时来临了, 四川台虽然没有转播比赛,但却有一个评论节目。我每天在深夜里听主持人天花乱坠的描述比赛盛况,感觉着世界杯的温度。
  我对世界杯的痴迷好像会传染,老米也开始关注世界杯, 居然也和我一起守在电视机旁看很短暂的世界杯新闻。有一次他到队部送资料,竟然带回来传说中的101天线, 当我们兴致勃勃地开始组装天线, 期待晚上能踏踏实实地看上一场球赛时,老米的老婆却给我们泼了盆冷水:“一周只有三天晚上有电,何必呢?”
  那天晚上电是没有停,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安装的电视天线收到的却是附近万年镇转播的录像《射雕英雄传》。老米和他老婆还是津津有味地观看了,我却无语地跑到井场坝子中间,仰天长叹:“我的克鲁伊维特, 我的橙色郁金香!”那一晚,豆豆(井站养的一只狗)很忠诚地与我一道欣赏满天的星光。
  老米放弃了休假,他把休假的日子让给了我,我很激动地和他拥抱,暗自奇怪他怎么知道第二天荷兰队打阿根廷队,而且还让我看了决赛再回来。
  “其实我家老米很感谢你,自从你到井站来后,他才知道世界杯,才知道马拉多纳, 他到南部县开岗长会的时候,和朋友们一边喝夜啤酒,一边摆世界杯的‘龙门阵’,高兴得很。”老米的老婆后来对我说:“可能是井站太冷清的原因,老米回城后特别喜欢闹热,多热闹的事情他都喜欢参与,没想到世界杯这么闹热。”
  20年过去了,井站的条件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俄罗斯世界杯再次点燃激情,悄然来袭的还有一份来自井站的淡淡温情。

 


上一篇:南充市县级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环境问题清理整治进展情况统计表
下一篇:没有了